站内搜索:
选择栏目:
首页 新闻动态 单位概况 领导简介 机构组成 科研成果 专家风采 人才培养 精神文明 联系我们
公告栏更多
·水资源通用配置与模拟软件...
·中国水科院第14届青年学...
·水资源所学术报告
·水资源研究所学术报告通知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 ...
·关于邀请Donald S...
·学术报告会通知
·水资源所招聘公告
 
单位资质更多
·水文、水资源调查评价资质...
·建设项目水资源论证资质证...
 
科研平台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延...
·面向生态保护多目标的长江...
·流域水循环模拟与调控国家...
·水利部水资源与水生态工程...
 
挂靠机构
·《中国水资源公报》编辑部
·全球水伙伴中国委员会
·中国水利学会水资源专业委员会
·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会水问题专业委员会
首页 >> 新闻动态
水文水资源学家王浩—— 四十年,走遍大江大河(自然之子)
2020-10-16

  王浩院士近照。
  中国水科院供图

  核心阅读

  参与南水北调研究、论证和规划,多次远赴西部开展水资源规划,呼吁建设“海绵城市”解决城市内涝问题……40年来,王浩院士一直在和水打交道,足迹几乎遍布中国各大江河湖泊。

  

  中国水科院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上,永定河引水渠由此经过。不远处的小区里,就是水文水资源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的家。

  虽然从自家小区到办公室只有几百米,王浩还是在办公室放了一张折叠床。“困了就睡觉,醒了就做事,吃饭也是就近在食堂吃一点。”谈及科研安排,王浩说,时不我待。

  67岁的王浩一直在和水打交道,进入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工作,他一干就是40年,足迹几乎遍布中国各大江河湖泊。

  关注“水问题”——

  南水北调东线和中线,哪个先上?

  截至今年6月21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累计调水306亿立方米,惠及四省市6700万左右人口。这一规模宏大的调水工程,是人水和谐理念的生动实践。当年,南水北调工程启动全面论证时,王浩参与了研究、论证和规划。

  “当时专家们对先上东线还是先上中线进行了讨论。”王浩回忆,“东线有利的方面在于,沿途自南到北的一系列湖泊具备调蓄能力;京杭大运河也可以适当拓宽,工程难度小、保险系数高。”

  “东线的水质比不上中线,需要提水,运行费也比较高。中线的好处是覆盖面广,受益区大,缺点就是没有调蓄能力。”王浩说,“我们主张先上哪个都行,两条线并行作业,哪个先通都行,最后我们的方案被采纳,工期也只相差一年。”

  看似折中的方案,其实是经过反复讨论、充分论证才得到的“解”。水文水资源研究经常要面临“两难”甚至“多难”选择。

  当前我国的水资源总量大,人均少,时空分布不均匀,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不相匹配,洪涝灾害、水资源短缺、水环境污染、水生态系统退化等新老水问题叠加,极端和突发事件等“非常规水问题”也有上升趋势。这些问题症结何在?

  王浩认为,不论“水问题”的表现形式如何,其原因都可归结为流域水循环所导致的失衡问题。

  供给有限、需求旺盛,既要保证生产生活,又要兼顾生态平衡……经过多年潜心研究,王浩系统提出“自然—社会”二元水循环理论,在水利、环保、林业等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取得了显著的社会经济与生态环境效益。

  摸清“水家底”——

  伊犁考察,摸黑起早走800多公里

  王浩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大河,其中,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当属上世纪90年代在西部做水资源综合规划的经历。

  当时,塔里木河、额尔齐斯河、伊犁河流域以及天山北坡17条年径流量超过1亿立方米的河流,都需要做水资源规划。

  新疆土地面积约占全国的1/6,但水资源仅为全国总量的3%。如何帮助新疆高效合理地利用水资源?沉甸甸的责任压在了王浩肩上。1993—1995年期间,王浩每4个月才回北京一趟,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扎”在新疆。

  “路程太远,经费又紧张,住在当地能专心研究。”王浩说得轻描淡写,但出野外着实是件苦差事。“当时伊犁没有机场,从乌鲁木齐开车过去要走800多公里,路也不好,我们早上摸黑起来,晚上也要天黑了才能到。”他回忆。

  1994年10月底的一天,王浩和研究团队路过果子沟、即将进入伊犁河流域时,突遇暴风雪,道路全部被积雪覆盖。为了节省燃油,一行人硬是在车里冻了一宿,第二天中午才把车开出去。

  1996—2000年,王浩继续担任西北水资源项目的技术负责人,主持西北6个省份的水资源承载能力与合理配置研究,为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奠定了坚实的水资源规划基础。

  有水才有生态系统,有水才能有人。西北生态脆弱区的景象深深印刻在王浩的脑海里,这也让他对生态流域建设有了更深入的思考。他认为,要解决我国的水问题,生态流域的建设和保护十分重要,“要通过一系列调控措施实现良性的水循环,使水与人类社会相适应。”

  多年的科研生涯中,王浩经常一年有200多天出差在外。如今年过花甲,他仍然经常奔波在一线。“中国这么大,只有多跑跑,才能把我们的水家底摸清。”他说。

  瞄准“水需求”——

  研究海绵城市,解决城市内涝问题

  哪里有需求,就向哪个方向发力。比如,有的城市经常发生内涝,王浩就提出了以“一片天对一片地”为核心的海绵城市建设模式。

  “城市水问题的本质是城市水循环的失衡,海绵城市建设就是要通过一系列措施实现城市良性水循环,使水与人类社会相适应。”对此,王浩将海绵城市科学内涵概括为“洪涝海绵化、黑臭清洁化、雨水资源化”三个方面——通过海绵化设施降低并延缓洪峰极值,减少城市的雨洪积水;加强点源污染控制和面源污染防治,同时开展水生态修复;把雨水视为资源,尽可能把更多的雨水滞留在当地,补充生态用水和社会经济用水。

  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实事求是,是王浩多年来一以贯之的治学原则。他提醒,要防止在海绵城市建设过程中搞“一刀切”,不同地域的城市应当采用不同的策略。

  谈及学习水利专业的初心,王浩说:“水利是个苦专业,但既然干了这行,就要干出一番事业,个人目标要和国家需求紧密结合。”

  40年来,王浩用自己扎实的研究推动着水文水资源学科的发展。如今,他的许多学生已经成长为我国水资源科技保障的中坚力量。他们也和王浩一样,活跃在祖国的江河湖泊之畔、城市农村之间。


技术支持:中水科信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0/10/16 09:57:27